中國啤酒市場是否會遭遇“全面淪陷”

熙熙攘攘的重慶啤酒股權轉讓資本大戰歷時兩個多月終于落幕了。可惜,贏家不是重慶啤酒,也不是中國民族資本。

2010年4月初,重慶啤酒以“治療性乙肝疫苗項目”作為理由出讓重慶啤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持有的5929.4582萬股重慶啤酒國有股,這部分“國有股”占總股本12.25%。消息放出后,業界普遍的評價是“重慶啤酒的股價有些高估”。微妙的事情就在于,明知股價被高估出售,依然有嘉士伯、華潤雪花、百威英博三大啤酒巨頭參與競爭,并且最終的搏殺在嘉士伯和華潤雪花間進行,顯然嘉士伯的勝出是一種必然。

在明知“嘉士伯已經持有17.46%的重慶啤酒股份,一旦受讓該部分股權,嘉士伯將持有29.71%的股份,不但超過了2003年重慶市國資委設定的“外資持股不得超過25%”的政策紅線,而且將超過持股比例為20%的重慶啤酒集團,成為重慶啤酒第一大股東。”的情況下,重慶啤酒的國有股出讓比例和出讓目的都難免讓人產生無限遐想。

雖然華潤雪花與嘉士伯一樣,同為外資企業,但在很多人看來華潤雪花外表上真得像內資企業,并且華潤雪花拿下了“國產啤酒王”稱呼,占領了西南啤酒的大壁江山,獨獨攻不下重慶市場,此次在與嘉士伯爭奪重慶啤酒股份的搏殺中,有人認為華潤雪花的優勢是“在于內資在審批過程中,限制性條件較少”,遺憾的是最終還是嘉士伯勝出。

重慶啤酒股份的出讓,很順利地使得嘉士伯成為重慶啤酒的第一大股東,不難想像之后的中國西南啤酒市場格局發生怎樣的變化,更有意味的是“外資持有股權比例不得超過25%的限制或許可以打破”變成了現實,由此可以斷言——中國啤酒市場將開始全面的資本淪陷。

毋庸諱言,經濟全球化背景下的民族主義情結是客觀存在,只要“國家”存在一天,經濟民族主義就不會消失,否則美國國會議員也不會閑著沒事對中國經濟政策指手劃腳,憋著勁兒地軟硬兼施地想要改變人民幣的匯率。

一年前,青島啤酒第二大股東英博公司曾宣布,將青島啤酒19.9%的股權出售給日本朝日啤酒株式會社,一旦成功,朝日啤酒正式成為青島啤酒第二大股東,進而朝日啤酒再在H股市場或向英博再收購3.9%的股份,便可掌握青啤控股權。最后因新華都董事長陳發樹出手,挽救青島啤酒的股權危機。隨后引發了輿論的熱議,“外資滲透中國啤酒市場,民族品牌到了危亡的時刻!”,業界人士紛紛表達“目前國內啤酒產業中,外資大部分只是參股,因此對行業的壟斷并沒有形成,不必過分擔心”的觀點,似乎民族資本不會拱手讓出中國啤酒市場,國人從此可以安心喝啤酒,放心睡大覺了。

時隔不過一年,重慶啤酒心安理得地放棄了第一大股東的地位,擲地有聲、信誓旦旦地保證尚有余音在耳,西南啤酒市場卻已經是百分百的外資天下。最令人痛心的是,出讓的不是普通民營資本而是國有股,唇亡齒寒,卻要用所謂的“利用外資,現在很多領域都要放開”向公眾解釋自己的行為。

在商言商地說,股權出售是資本流動最平常不過的事情了,出售的比例多少,股價定價幾何都是買賣雙方心甘情愿的事情。綜觀重慶啤酒的股權出售的過程,為何掌控國資的老總們覺得公平的買賣,老百姓怎么看都像“賤賣”呢?明知股價被高估,出售股權的比例過高,依然能夠曲線地將股權順利地出售給“目標客戶”,完成這樣的過程實際上并不簡單,但操作起來就相當輕松了。公眾不敢相信股權出售的目的和過程是僅僅公開信息中披露的那么單純。同樣是資本戰,中鋁收購外國礦山公司的失敗案例與娃哈哈轟走達能案例,或許可以說明問題的實質。

不可否認,資本市場游戲規則是弱肉強食的法則在起作用,但政策紅線的制定本身就是說明市場不可能解決所有問題,在外資虎視眈眈地“關切”中國啤酒市場多年的情況下,重慶啤酒股權出售的“口子”撕開后,將會形成既成事實的資本入侵的局面,若政策紅線形同虛設,起不到底線的保障作用,其后果不堪設想。

更多

上一篇:中國啤酒應如何面對國際挑戰   下一篇:中國啤酒

返回首頁

更多>>相關文章
绑定支付宝送3金币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