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政之榷酒

榷酒,現在稱為酒的專賣。即國家壟斷酒的生產和銷售,不允許私人從事與酒有關的行業。由于實行國家的壟斷生產和銷售,酒價或者利潤可以定得較高,一方面可獲取高額收入,另一方面,也可以用此來調節酒的生產和銷售。其內涵是極為豐富的。在歷史上,專賣的形式很多,主要有以下幾種:

完全專賣:這種榷酒形式,是由官府負責全部過程,諸如造曲,釀酒,酒的運輸,銷售。由于獨此一家,別無分店,酒價可以定得很高,故往可以獲得豐厚的利潤,收入全歸官府。

間接專賣:間接專賣的形式很多,官府只承擔酒業的某一環節,其余環節則由民間負責。如官府只壟斷酒曲的生產,實行酒曲的專賣,從中獲取高額利潤。

在南宋時實行過,叫"隔槽法",官府只提供場所,釀具,酒曲,酒戶自備釀酒原料,向官府交納一定的費用,釀酒數量不限,銷售自負。

商專賣:官府不生產,不收購,不運銷,而由特許的商人或酒戶在交納一定的款項并接受管理的條件下自釀自銷或經理購銷事宜,非特許的商人則不允許從事酒業的經營。

西漢前中期釀酒業是很發達的。但并沒有實行酒的專賣,西漢武帝時期第一次實行酒的專賣酒業政策的變化,是漢武帝一系列加強中央集權財經政策的一部分。漢武帝在位的五十多年中,針對當時商人把持鹽業,鐵業,投機倒把,大發橫財,但卻"不佐國家之急"的不義之舉,首先下令把鹽業,鐵業收歸國家專營,這些措施為增加國家的財政收入起到了積極的作用。這也為實行榷酒準備了重要的前提條件。既然鹽和鐵可以實行國家專賣,酒這種商品,到了一定的程度,提到專賣的議事日程也是遲早的事了。因為酒確實是一種可以為國家斂聚巨大財富的特殊商品。

促使實行榷酒政策的直接原因可能還是國家財政的日益捉襟見襯。在漢武帝末期,由于國家連年邊關戰爭,耗資巨大,國家財政入不敷出。"酒這種幾乎象鹽,鐵那樣普遍的物品,由于生產方法相對比較簡單,生產周期比較短,投資少,原材料來源豐富,產區分布廣泛,酒的銷路極廣,社會需求量極大,贏利豐厚,其斂財聚寶的經濟價值終于第一次被體現出來了。據史料記載,天漢三年(前98年)春二月,“初榷酒酤”《漢書·武帝本紀》。

榷酒的首創,在中國酒政史上甚至在中國財政史上都是具有重大意義的大事。這是因為榷酒為國家擴大了財政收入的來源,為當時頻繁的邊關戰爭,浩繁的宮廷開支和鎮壓農民起義提供了財政來源。且這比直接向人民征稅要高明,更合情理。因為酒是極為普及的物品,但又不是生活必需品。實行專賣,提高銷售價格,表面上看,飲酒的人未受到損害。但酒的價格中實際上包含了飲酒人向國家交納的費用。這對于不飲酒的人來說,則間接地減輕了負擔,盡管這也是一般人所體察不到的。

從經濟上加強了中央集權,使一部分商人,富豪的利益轉移到國家手中。因為當時有資格開設大型酒坊和酒店的人都是大商人和大地主。財富過多地集中在他們手中,對國家并沒有什么好處。實行榷酒,在經濟上剝奪了這些人的特權。對于調劑貧富差距,無疑是有一定的進步意義的。

實行榷酒,由國家宏觀上加對釀酒的管理,國家可以根據當時糧食的豐歉來決定釀酒與否或釀酒的規模,由于在榷酒期間不允許私人釀酒,賣酒,故比較容易控制酒的生產和銷售,從而達到節約糧食的目的。

酒的專賣,在唐代后期,宋代,元代及清朝后期都是主要的酒政形式.

在歷史上,北宋和南宋兩代酒的專賣是最具特色的。北宋的專賣有多種形式.據史料記載,大體上有二種,此外還有承包制形式。

在歷史上還有一種專賣,即酒曲的專賣,官府壟斷酒曲的生產,由于酒曲是釀酒必不可少的基本原料,壟斷了酒曲的生產就等于壟斷了酒的生產.民間向官府的曲院(曲的生產場所)購買酒曲,自行釀酒,所釀的酒再向官府交納一定的費用。這種政策在宋代的一些大城市,如東京(汴梁),南京(商丘)和西京(洛陽)曾實行。

更多

上一篇:酒政之稅酒   下一篇:酒政之禁酒

返回首頁

更多>>相關文章
绑定支付宝送3金币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