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蘭杰威士忌的女釀酒師

盡管AnnabelMeikle認為威士忌像食物般并無性別之分,但這個讀藝術出身的美女釀酒師仍笑著承認,在以男性為主導的威士忌釀造王國里,女子是鳳毛麟角。“女性的確在某些方面上有特長,比如對花香更敏感,格蘭杰單一麥芽威士忌亦以豐富細膩的多元花香與果香聞名于世。”她如此解釋其特殊的性別身份。

近年,全球越來越多的威士忌客把興趣轉向單一麥芽威士忌,事實上,不少名人雅士都以收集單一麥芽威士忌為樂,對雪茄客而言尤其如此。AnnabelMeikle將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釀造工藝比喻為“煉金術”,那么,她就是這個領域里少見的女煉金師。

來自蘇格蘭這片威士忌的熱土,這注定AnnabelMeikle與威士忌之間會有一段不解之緣。“我讀書時沒想過會成為一個釀酒師,大學時我讀的是藝術,專業是紡織和雕塑,這是與釀酒非常不同的領域。”但釀酒如同一種藝術,而她的女性身份和知識背景也賦予她特殊的優勢,“在我的釀酒團隊中,我并不是唯一的女性,我的同事都有化學方面的學識背景,而我卻不一樣,這促使我們達成一個很好的平衡。”

清妙中的典雅細膩

關于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釀造美學,在目前以調和型威士忌為主流的市場中,多少富有詩意并且有些奢侈。這也許得從調和型威士忌的興起說起。最早的威士忌由傳教士發明并傳播,是獻給皇室的珍品;而之后威士忌得以大量生產則得益于連續式蒸餾器以及調和型威士忌的出現,這使威士忌的生產成本在19世紀30年代得以下降,加上19世紀中期歐洲的一場葡萄蚜蟲病對干邑白蘭地的重創,令烈酒市場迅速被威士忌占據了。

AnnabelMeikle坦言調和型威士忌有很多優勢:它的原料不只是大麥,成本比較低,口感也會較烈,度數卻較高,有人會認為這種成本更低的釀造方法能使成品更平衡和復雜,像交響樂一樣令人振奮和回味。但AnnabelMeikle則認為單一麥芽威士忌更典雅細膩,可以令人得到最大限度的感官享受。

對于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清妙美學,她又打一比方:“也許葡萄酒迷更能理解這點,有些葡萄酒味道很濃烈,但未必是好酒。”而如布根地美酒,有馥郁的花果香,優雅動人,其中又可以體味到很多不同層次的味道,這跟格蘭杰一樣。“調和型威士忌的原料是不同的大麥、小麥以及其他谷物,大多數谷物其實沒有味道,而大麥可以給酒提供香味,其他糧食的加入只會沖淡大麥的香味。也就是說,像金子一樣,純金比合金好。”

格蘭杰的釀造三絕

事實上,原料所占的影響屬小數,釀造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過程比煉金要復雜得多。說到這,不能不提格蘭杰單一麥芽威士忌的三絕:全蘇格蘭最高的蒸餾器、從1843年創立至今一直使用的泰洛希泉水以及使用壽命僅為兩次的橡木桶。

怎樣的奢侈,才能叫人為了一棵樹而買下一片森林?格蘭杰就這樣做了,他們為保護水質而買下泰洛希泉水周圍800公頃的土地。“其實泰洛希泉水的泉眼很小,買下800公頃土地是為了保護它不受污染。泰洛希泉水含有大量礦物質,在發酵過程中,會給酒帶來水果的味道。”AnnabelMeikle指著我們所在的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間比劃著說。“對于釀造工藝來說,水的影響大概是2%,橡木桶的影響則有60%,”她補充。用來釀造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橡木桶來自美國奧索卡山脈,它們先用來存。

更多

上一篇:普拉那啤酒坊釀酒師Stefan Frank   下一篇:釀酒師——李德美

返回首頁

更多>>相關文章
绑定支付宝送3金币棋牌